• mine編輯台

FoufouBunny作者小猴與樂手Finn談休團-15週年,按下開關,創作者身分的自主休息

更新日期:3月 24

執業整整十五年從沒休過長假,近期宣告休團準備暫別創作舞台的Foufou Bunny圖像創作者小猴,與十年磨一專輯,新作品蓄勢待發的創作歌手Finn,站在休息與工作的交會點的兩人,相互對照,與我們分享一路走來的掙扎與妥協。



「你看,我弄『那隻兔子』也十五年了。」小猴輕描淡寫地向好久不見的Finn更新目前的狀態。她說這場長跑已經跑得太久,太累了。


小猴和 Finn最早是在大學時期因共同朋友而結識彼此。Finn是小猴的大學哲學系好友的高中同學。當時的 Finn仍在挪威森林咖啡館,小猴則在不遠的唱片行打工,共同好友也在附近,生活圈重疊在公館溫羅汀一帶,兩人正好見證了彼此最青澀純真的創作時期。



Foufou休團始末:漫長又短暫的15年


「休息也不是完全不動,還會參與執行其他專案,只是不會像以前那樣固定產出(Bunny)了。」擔任IP創作者,會需要依照公司計畫,每季為商品或是行銷等因素推出新圖。當力有未逮時,截稿日就會壓迫到創作者,使其疲於奔命,心智更因此而消磨。被問及「休團後還會想做些什麼?」、「Bunny之後會復出嗎?」,小猴兩手一攤輕鬆表示,也許會、也許不會,我也跟大家一樣好奇,但可以肯定的是Bunny永遠不會消失啊,她已經有自己的生命了。


「妳要先全部放下來。要按下按鈕,把開關關掉。」「妳應該只是『創作者身分』休息吧。若想要徹底休息,就要全然先放下。」Finn的詮釋很到位,小猴也點頭贊同說道「我花了很多心力才把開關關掉。因為太習慣被專案追著跑了。」這次的休團便是想化被動休息為自主休息。


完整聽聞小猴要休團之事,Finn 表示樂見其成。他分享自身的經驗,就算是在「休息階段」(雖然沒有正式宣告),仍總是處於「感覺有人在等我」的運轉狀態中,因此總感到緊張與焦慮。他覺得小猴正可以藉此休團機會,暫時放下自我鞭策導致的壓力,好好喘口氣,滿好的。





靈感難以捕捉,卻渴望穩定產出


長期依照公司產品時程,定期產出創作內容的小猴,認為維持一定的「生活感」,是她釀造靈感的來源。有時間心力好好地過日子,才能蓄積足夠的養分以長出靈感,那麼休息必然是不可或缺的。


自謙沒那麼「敬業」,產出沒那麼穩定的Finn,則是認為安逸是創作者的敵人。「小時候會因為有很多對於社會的不滿與憤怒,有很多想說的、想做的、想對抗的。」但當自己開始適應了這個世界的邏輯,逐漸習慣了,成為其中的一份子之後,便自然而然降低了許多想要透過創作來表達的衝動。


「創作當然需要勇氣啦。」Finn堅定地說,小猴也笑著表達贊同。「長大後與社會和解,觀點也改變了,所以變得不太想罵人了。」「那時候真的每天都很憤怒耶,批判不公不義,看破報什麼的。」當她提到破報時,兩人都噗哧一笑。





Finn很倚仗自己的生命經驗去創作,詞曲內容多半是第一人稱視角,猶如他的日記或自傳,自然而然主題也會隨著經歷而變化。受到隨機事件的外部刺激而觸發靈感,雖然更真實、深刻,卻也時常可遇不可求,因此較難掌控完成的時程。


小猴則習慣按時給自己設定課題,再去蒐集資料、發想,自問自答寫成對話,再收斂成文字,最後轉換成圖像。「這次的休團,就是不想再給自己題目了!只要有題目就會想把考卷寫完。沒辦法,我是個好學生。」小猴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,同樣是「資優生」的Finn也嘴角上揚。



轉換視角,用另一個身分重新看待創作


Finn自豪卻又語帶靦腆地表示,他從小學三年級就混溫羅汀,很喜歡也很習慣那樣的「安逸」生活,直到現在都住那一帶。另一方面,他也認為自己在心態上有點業餘,「若是更敬業一點,我應該要主動、有計畫地去觸發刺激,尋找靈感。」他目前除了創作,還有音樂教學,以及舞台劇的排練與展演,還會利用空檔安排每週四次的游泳,為了更完美的演出而進行基礎體能訓練。


原本以為小猴會對休團、放下創作有些惆悵,她卻是想很開。她認為即使上班,也是創作,只是轉換形式而已。「寫專案、寫文案也需要產出內容,也是一種創作啊。」她甚至還有些興致勃勃,「以後做別人的作品(圖像代理授權),其實也是滿好的學習機會,同時也可以汲取新的靈感。」小猴打趣地說,撕掉一身沉重的「創作者」標籤,終於可以成為一個「清閒」的人類觀察家。身為同行更容易看到其他創作者想表達的,這也是 Foufou的優勢所在。



Finn除了樂手以外的演員活動

「我覺得舞台劇也是 Finn展現自己的一種方式。」秉持著這樣的觀點,小猴認為 Finn接下劇場工作並非不敬業,他也只是轉換了創作的方式,而這樣的安排也能反過來累積靈感。

創作與執行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


聽完小猴的休團告白, Finn嗅到一個有趣的觀點,他發現大眾對創作的印象與定義,既模糊又偏執。一般人可能覺得圖像創作者,應該是全職創作吧,其實未必。小猴會參與公司所有專案,除了圖像創作、排版企劃之外,也會支援行銷文案、現場活動等大小事。


「對耶,即便是重新排版設計,換個新色花樣,可能別人覺得我是在創作,但其實不是。」由內而外,將內心的觸動化為具象,這才是真正的創作。比起執行,創作階段更耗費心力,也需要更多休息與沉澱時間。

小猴除了創作以外也參與執行許多授權專案

理想的休息是身體放慢,心才能放慢


小猴和 Finn一致認為「自由工作者沒有假日,若想休假需要有計畫地安排。」Finn理想的休假方式是到一處比較遠的地方,但又不能是太遠或是完全陌生之地(會因貪心塞太多行程),最好是大自然,如花東,帶著智障型手機,待上一週,期間不用網路,沒有過多的訊息干擾,可以放空發懶,可以什麼行程都不排,可以專心眼前的人事物和自己,才算是徹底的休息。


只是以工作為重,也難以安排太長時間的空檔,因此這樣「長假」的機會並不多。平均一年不到一次。目前能讓他暫時放下焦慮感的休假方式是爬山,每趟約兩三天,每年約安排三到四次。Finn嚮往的新目標是國外的長程健行(一趟需花費15-30天以上)。



福福好創意有限公司的各式活動專案 於授權領域相當活躍


「關掉手機太重要了。一定要取消通知,絕對不能打開line,只要一開就會沒完沒了。」小猴也附和表示,自己也一定在假期中會規劃時間去看山看樹,沉澱然後重新感受,理想的狀況也希望可以排個三到五天到大自然中僻靜。


「休假、休息時間當然是湊出來的。」、「還是要配合案子再來排休假。」Finn和小猴都是對自己頗為嚴格的創作者,時常期許自己去滿足粉絲、客戶的需求與期待,也因此很難得到片刻的放鬆。「不過說到底都不是別人逼自己,是自己。」Finn洞悉了這一切,卻選擇苦中作樂,繼續與這份焦慮相處、妥協。



Foufou Bunny的每一年週年慶賀卡


告別了,不酷了,也想繼續「創作」


小猴花了最後心力把開關關掉,因此暫時沒有對未來的太多想像,也沒有計畫,「但會特別宣告休團的訊息,就是希望可以轉換粉絲們對Foufou既有印象的期待,突破原本為了生產而生產的循環。期待粉絲們和我們一起轉彎。」


Finn則正籌備第二張專輯,他笑稱第一張專輯若是談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憤怒、焦慮與反問,那這張是「給三十幾歲的人」。預計農曆年前後發行,屆時會有巡迴演出。Finn一面忙著執行,也一面思考如何調配創作的節奏,讓工作、休息與創作達到平衡。


被問及事隔十年將發行第二張專輯的感想,Finn先是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然後緩緩地說,「小時候覺得做專輯很酷,現在大家都在做。」小猴接住了他的話頭,「插畫圈也是一樣啊,無論科技還是風氣,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,現在也到處都是藝術家啊,我們要接受世代差異。」即使不酷了,也要繼續創作與生活。兩個在創作圈打滾超過十年的人發出相同的感嘆。



Finn的首張專輯線上串流 於近期數位串流平台上架


創作如戀愛,願我們勇敢且自由


「最後這五年,其實心境上不太算是在創作,而是一段整理的過程。決定休團的轉捩點,若硬要說的話,大概就是發行漫畫的時候。」小猴將作品整理好,算是對粉絲和自己有了一個交代。就像是一句長長的句子,說了十五年,終於在出版的那一刻,畫下一個句點,沒有遺憾了。如今發布休團消息,她顯得平靜坦然。


「先關掉開關吧。以開放的態度邊走邊看,敞開心,重新喚醒感受。」曾休息過的Finn給小猴的建言。兩人露出了長途跋涉後的疲倦,但眼神仍藏不住熠熠光采,不禁期待他們後續的發展,和分享他們與世界「戀愛」的新故事篇章。




Finn 黃士勛

是樂手,也是演員。 2009發行專輯「我小時候是嬉皮」,歌聲誠摯溫暖,歌曲與編曲好聽不俗,深刻反映一個文藝青年的夢想與焦慮。

2021新專輯《勉強的愛》預購開始

2/23 數位串流平台上架​

3/19 Dear Musik正式發行​

預購鏈結:https://reurl.cc/OX40W3​


Gia 小猴 是原創IP創作者,也是福福好創意有限公司創辦人。

2005年畢業於政大哲學系,以設計門外漢之姿成立獨立創意品牌Foufou後,觸角遍佈文創、插畫、玩具、授權等領域

160 次瀏覽0 則留言

福福好創意有限公司 │  www.foufoucreative.com│ 展覽活動零售
© 2019 by Foufou Creative Co,.Ltd.    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