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mine編輯台

做酒的人與醉酒的人,笑談酒水與創作

更新日期:10月 19


創作品牌 Foufou Bunny即將迎來15週年,品牌的創作擔當 - 小猴 找來曾合作聯名啤酒的禾餘麥酒 阿凱,以及這次週年慶共同推出梅酒的杜島酒商 Lawrence,三人一起聊聊他們的酒水與創作人生。


Foufou無論是在企劃商品還是活動,好像常與酒水脫不了干係,想請小猴聊聊Foufou與酒水的淵源。

「乍看之下,我們這種可愛的品牌形象,似乎和酒水沾不上邊。」小猴笑著解釋。其實資深粉絲都知道,Foufou有兩隻兔子主角-「兔寶」個性天真無邪,總是有滿滿的快樂正能量,他那大大的微笑擄獲了許多親子客群;「瘋狂邦妮」則會露出鋸齒狀的尖牙,雖看似不那麼容易親近,但他黑色幽默的作風、瘋癲無狀的形象,也累積了一群忠實粉絲。而酒水類的商品,當然是由懂得大人辛苦、社會黑暗的「瘋狂邦妮」擔當。



「其實說穿了,只是我和我姊大猴都很愛喝啦。我們想著如果做酒的話,要是真的銷路不好,我們也會開心,因為可以自己銷庫存。」小猴爽朗俏皮地坦承。

大猴也沒閒著,和同為新手媽媽的餅乾,在2017年舉辦了台灣第一場親子友善的「野鵝快跑」戶外音樂祭,只為了滿足她們「好想參加音樂祭!」的吶喊。會場貼心設置了兒童遊戲區,讓家長能夠安心地一邊顧小孩,一邊看表演,是的,當然要有酒!

無論是酒水商品,還是音樂祭活動,皆純粹出於她們自己也想喝的私心,不求賺錢,打平即可。Foufou 14週年和「禾餘麥酒」一起出了鳳梨啤酒,今年趁15週年,又毛遂自薦找來「杜島」,合作推出中秋佳節適合與家人共享的梅酒,限量一百支(據說後來又追加五十支),開賣不久就在親友好康道相報下完售。


也請兩位酒品牌的代表分享你們與酒水的不解之緣。


「『禾餘」,其實是在講豐收(還有剩下的禾麥),鼓勵農民在盛產之後,吃得飽之外,還有多的作物可以釀酒。」阿凱解釋。

代表禾餘麥酒的阿凱,大學唸農業相關學系,本身就對農產加工品有興趣且專精,加上自己也喜歡喝,也就順理成章地投入製酒產業,目前在禾餘麥酒負責與農民接洽與採購原物料的部分。


相對「本科」出身的阿凱,杜島的Lawrence算是半路「出家」了。其實杜島是從一間室內設計公司的「大爵文創」轉型而來。最初是因為接洽了一個威士忌的包裝設計案而開始經營烈酒進出口。目前也有負責酒展的企劃與執行,杜島則是他們第一個推出商品的品牌。

「杜島」名稱的由來,Lawrence認為台灣是酒神「杜」康所眷顧的「島」嶼,致力推廣台灣在地民營酒廠的佳作,這也呼應著他所支持「地酒」文化-根據地方的氣候、作物和人文不同,每處都應有代表當地風味的獨特酒品。



無論是日常或工作,酒水在你們生活中所扮演什麼角色?

阿凱和 Lawrence因為工作的因素,會有些酒展之類的活動或應酬需要喝酒,或是為了開發新品,和研究市場競品而試酒,多少還是有點壓力。

阿凱和小猴也不約而同提到,會因為「口渴」而喝酒(笑)。阿凱甚至說冰箱打開都是酒。小猴習慣下班先喝啤酒解渴,睡前會喝點紅酒,如果遇到聚餐,則是梅酒、清酒居多。對小猴來說,酒水是一種點綴生活、放鬆心情、獲取靈感的方式。阿凱也提到同一支酒搭不同的餐點,常常可以驚喜發現酒的另一種風味,這也是日漸興盛的餐酒文化之優點。



如果要用一種酒來形容自己,你會是什麼樣的酒?

小猴用黑啤來形容自己,爽快、年輕,沒有太沉重的陳年厚度與包袱,沒有水果的香甜氣息,有點苦澀,但充滿自己獨特的風味。

Lawrence認為自己更像威士忌,圓潤、滑順、彈性,有很大的寬容度,不指定杯型,也不拘冰量,可以一個人喝,也可以聚餐喝,且各種威士忌之間因釀製的橡木桶之差,風味有時會像是完全不同的兩種酒,如同中年人的脾性。

阿凱則是覺得自己比較像高濃度、麥芽味重的啤酒,雖然沒有甜美的花香果香,但口感平衡且尾韻悠長,不會感覺頭重腳輕,虎頭蛇尾。「就是個實在的人啊。」小猴補上一句。



請分享你最爽快、自在的飲酒經驗。是否有維持這樣狀態的獨門秘方?

阿凱喜歡三五好友的聚會,在熟悉的店家,大聲播著喜歡的音樂,一起講講幹話,吐吐苦水。苦於有時會被「追酒」的應酬,阿凱更珍惜可以輕鬆喝酒的自在場合。

Lawrence點頭附和,並分享他最難忘的喝酒情境,是在日本出差的最後一晚。因為那是階段性任務的結束,無論結果好壞都盡力了,可以徹底放下,好好鬆口氣的時刻,因此得以毫無負擔地喝酒、品嘗。

小猴則是覺得在自己家喝酒最舒服。邀請朋友帶菜帶酒來作客,或是直接下廚料理。這樣的聚會多半從下午四點就開始,一直到十二點,可以喝很多卻不會醉,如果真的醉了也可以直接睡。



承上,也想聽聽你曾經感到最糟的飲酒經驗。

小猴、阿凱和Lawrence異口同聲都提到,若是被逼著喝酒的應酬場合,或是和不同頻率的人喝酒最疲勞。譬如有些年輕人不那麼懂得品酒,只純粹為了好玩或整人去追酒,實在浪費,光看就不快。



想請你們聊聊曾經在酒後想通了或談妥了哪些事?

阿凱覺得喝酒可以強制他放空,讓腦袋暫時休息。Lawrence覺得酒水可以癱瘓邏輯思考,放大情感層面。

小猴提到他曾有個和幾位朋友合作的專案,因為活動場地的配置鬧得有點僵。清醒時理智正常運作,因精明而計較、執著,後來聚會喝了酒之後,同理心上線,變得很好商量,話也就說開了,最後順利解決。



沒有靈感時,會做些什麼?

沒有靈感時,小猴會選擇看電影,她覺得電影可以強迫自己放下腦海的糾結,專注在故事發展上,靈感也得以重開機。阿凱會翻翻看過的漫畫,譬如《獵人》,每每都能發現新的細節和想法。Lawrence則是覺得夢境能分散注意力,給他最多靈感,還分享了他的做夢秘方-睡覺時墊兩顆枕頭,淺眠就會多夢(笑)。




最近火紅的「心流理論」提到-當創作者沉浸在心流時,更容易產出佳作。你們是否認為酒水和自己的創作研發有直接關係?

小猴說當她獨自喝酒微醺時,總是文思泉湧,不過不是直接振筆作畫,而是捕捉那靈光乍現的場景和台詞,類似戲劇的腳本那樣,一次會湧現許多故事片段,她需要做的就是找個安靜舒服的角落,並準備紙筆將靈感記錄下來。

Lawrence則說他很難在清醒時保留靈感,所以喝酒對他來說是按下暫停鍵,也可以說是大腦的「肌肉鬆弛劑」。阿凱也表示認同,不過他提了一個很有趣的做法,他說他有時會在工作時喝酒,故意讓自己微醺,然後再因此強迫自己要更專注集中。



Foufou、禾餘、杜島剛好都有滿多的跨界合作或聯名企劃,你們覺得是為什麼?

阿凱認為藉由跨界聯名,有更多嶄新且更全面的角度去推廣禾餘,也能接觸到更多客群,為品牌帶來正向的影響。

小猴覺得這是貪玩的個性使然,她表示自己喜歡交朋友,喜歡新鮮感,喜歡聽故事,喜歡挖掘更多可能性,而跨界合作,正可以走出原本的舒適圈、同溫層,創造更多好玩的事情。

Lawrence則是出於一種爽感,他認為有些事情自己沒有達成,例如成為漫畫家,但藉由跨界合作,可以近距離接觸小時候的偶像漫畫家,藉此實現夢想。



創作的關鍵在於潛意識與表意識間的切換,如同經營品牌的理想與現實面。請問你們在夢幻的酒後微醺感,與現實的執行力之間,如何維持平衡?

Lawrence表示開發商品會在「自己喜歡」、「大眾喜歡」、「有市場」三者中取交集,其中消費者接受度會被他放在第一,「叫好又叫座,才最實在。」他如此說道。他也打趣說根本不必擔心平衡的問題,因為看到報表馬上就醒了。小猴和阿凱大笑著表示贊同。




與Foufou聯名的啤酒與梅酒,分別是在什麼樣的狀態下創作出來的?請為大家介紹一下新的聯名梅酒。

「酒的商品只會出現在週年慶,因為是品牌的年度大事,會動員到許多粉絲回來,我們要乾杯慶祝 Foufou還活著(笑),自然就聯想到酒水。

當初和禾餘合作時,Foufou做了一檔黃色的展,所以順理成章推出了一個黃色系水果的啤酒,考慮過香蕉和芒果,最後選用代表旺的鳳梨,做了鳳梨啤酒。而這次正逢中秋,就直覺要做梅酒,無論是配烤肉或是月餅等糕點都很搭。


包裝設計選用了宇宙的意象,並延伸杜島原本梅酒的綠色系,營造出微醺時刻無重力、飄忽感覺。一手則太少,一打則太多,一箱的瓶數也是別出心裁的八瓶,還有「發」的好意頭,不多不少剛剛好。

梅酒本身則是由杜島精選本土酒廠,以最傳統的製程,一層糖一層梅地去釀製而成。Lawrence謙稱杜島只是優化製程使其更容易量產而已,所以是非常道地的家鄉口味,記憶中的台灣風味。「真的就像是外婆家的梅酒」小猴補充。

即便是量產,因為氣候、人文和作物的關係,每一批也都不盡相同,實在沒辦法永遠都一模一樣。所謂地酒,就是這個時代、這個地點所共同釀造出的獨特產品,如同創作一般,格外珍貴。



接下來Foufou最想挑戰什麼酒的聯名合作?

「最想挑戰的大概是威士忌吧。」小猴說,大猴幫腔。她們都認為威士忌是非常深厚的酒種,需要有一定的年紀,或一整個年代才足以撐起那樣的厚度與深度。

「目前不知道如何詮釋,大概要等哪天韻味成熟。」小猴說。

「50週年也許可以來挑戰一下喔。」大猴興奮地說。




福福好創意有限公司 │  www.foufoucreative.com│ 展覽活動零售
© 2019 by Foufou Creative Co,.Ltd.    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