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福好創意有限公司 │  www.foufoucreative.com│ 展覽活動零售
© 2019 by Foufou Creative Co,.Ltd.    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  • mine編輯台

酷比與邦妮的一日|用可愛大聲傳遞我們的世界觀

更新日期:3月 3


來自挪威對生活充滿無盡好奇心的樹幹小男孩「酷比KUBBE」來到了台灣,遇見一隻齜牙咧嘴、手腳及耳朵上有著縫線的兔子「瘋狂邦妮Foufou Bunny」。

明明是初次見面卻又像認識許久,經過短短一天相處,他們成為好朋友了嗎?



酷比創作者歐希莉飛越13小時航程與8小時內陸火車,與邦妮創作者洪佳祺/小猴(身兼福福好創意長)和mine mine 利用短暫的一天邊走邊聊、邊喝咖啡邊說著創作的內心世界,也為與商業的內心拉扯而相互拍肩,如何與商業營運達成最佳平衡,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歐希莉與Gia都聊了些什麼吧!


----


mine mine(以下簡稱「mine」):許多人會說創作者筆下的角色,某種程度也都是自己的一部分,身為創作者的歐希莉與Gia的看法呢?身為讀者代表的我們也想知道,從最一開始的創作到現在超過十年的歷程,角色的成長與變化有和真實人生歷程有相關嗎?


小猴(以下簡稱「猴」):邦妮跟Foufou裡的各個角色其實就像是我的各種人格,有尖牙的邦妮是我比較瘋癲的一面,兔寶比較可愛就是柔軟的我,纖細脆弱的西西熊就帶有我較為陰鬱的那一面。我的創作某種程度是串連我與這個世界的關聯性,藉由這些角色幫我發聲,透過「可愛」讓這個世界卸下心房接受我想說的話,就像〈瘋狂邦妮漫畫劇場〉第一頁寫下的:「用可愛的方式,笑說不可愛的事。」






歐希莉(以下簡稱「歐」):你在畫之前有想過可以透過創作向世界發聲嗎?


猴:其實是畫了之後奸巧地發現,原來有這樣的效果啊!(笑)


歐:跟我很像!應該很多插畫家都是這樣,畫一畫才發現原來可以用創作向外面的世界表達!不過我只有一個故事是講兩個小朋友發覺所居住的城市越來越乏味,就做一個城市建築模型給市長讓城市變得更有趣,而大人們也才發現原來可以這樣做!透過這個故事希望可以帶給小朋友新的價值觀,現在的城市越來越以金錢效率為取向,毀壞城市間一些小文化空間非常可惜,這是我唯一個有比較正式的明確創作主張。




至於酷比,像是我個性、人格特質的極端化,就像酷比很有規矩、擅長分類,喜歡熱鬧、跟人互動,我都擁有一點但也都沒有這麼強。坦白說,如果酷比是我身邊的朋友,我也會覺得這傢伙有點太超過了吧!(大笑)


我的創作沒有想太多,多半是憑藉兒時撿拾新玩意兒的興奮感覺進行。因為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(ADHD),畫酷比的採集與分類作業成為我靜心的一個儀式,從各式各樣的物件當中找出系統與關聯性。我會覺得與其說酷比跟隨著我的年歲成長,應該更像是我這個創作者一邊畫、一邊向我的角色學習。





看見創作靈魂的深處 創意與商業不打架 不要對商業排斥與敵對的心態,可以當成創作的一種養分吸收與刺激,找出和平共處的方式,選對溝通無礙、相互理解的合作團隊當然也就更為重要了。


mine:「創作」這件事對每位創作者來說,都有著相當不同的代表意義。這讓我們也有點好奇,當嘔心瀝血的角色被創作出來之後,創作者該如何看待「商業化」這個不太討喜的東西?


歐:商業化這東西確實很難⋯⋯。不同於其他工作室或團隊,其實我是獨立的創作者,像是做商品、談授權,對我來說都是很辛苦的事。有時也會跟「創作」本身有所牴觸,比起創作,商業化對我來說還要更麻煩啊!面對其他國家的授權合作,其實我不太會直接給出很明確的方向架構或指令,而是以當地的合作團隊為主,先了解他們的想法是什麼、當地文化背景是什麼,我再盡力配合。




猴:我的身份比較複雜,除了是一名創作者同時也身兼福福好創意長的職務,面對其他授權角色展售活動時,除了享受故事本身還要加上一點理性剖析,夜深人靜的時候偶爾也會想想自己創作的角色與內容,「咦?我怎麼沒想到可以這麼做?」、「哇!原來這是OO創作者腦袋的思考脈絡啊」時常會帶給我各個面向的刺激與養分,不論是創作者,還是角色經營的工作者。



也因為從原創角色的創作者起家,福福好和其他IP授權公司不太相同。在與原創者溝通與互動時,我們更能理解一個角色創造、產生的過程,有所堅持、有所抗拒,也相當能體會箇中掙扎、瓶頸與企圖。所以對我來說,角色除了可愛樣貌之外,更需要精準看見其中「靈魂」與「世界觀」,這才是最有趣也最有意義的營運合作。




歐:沒錯,福福好和TMS很不同、跟美術館的行事作風也很不一樣。一般來說,我都會花一點時間參與前期討論,一起共同討論要做出什麼,畢竟社會系統與思維邏輯都不太一樣。經過這次的台灣旅程見到福福好團隊、來到mine mine,我發現台灣的創作能量非常強大,每個商店、品牌都有自己的專屬角色,而且都是融合在地的文化與特色,因此,我會希望將酷比再帶回挪威一點,從挪威的環境文化出發為基底,再仔細思索未來酷比的發展樣貌。


橫越歐洲來到亞洲 酷比面對全新的讀者群眾


兒童繪本的酷比來到亞洲擁有一票大人粉絲,讓歐希莉大為吃驚!福福好希望讓各種面向的人認識到各種樣貌的酷比,用不同的溝通管道與方式,找到不一樣故事角度的愛好者。


mine:透過不同語言重新詮釋,有時也會伴隨文化與價值觀的傳遞。歐希莉在〈酷比的火星散步〉講座上有跟我們分享到和日本、中國與台灣各地對酷比的不同操作,特別驚訝酷比在亞洲有一群「大人粉絲」。你有預想過酷比是大人與小孩都會喜歡的角色嗎?


歐:這確實和挪威相當不一樣!酷比在挪威是兒童繪本,相當明確是給小朋友的讀物,當然也有很多大人也喜歡這個故事,但因為「兒童繪本」會直接區隔市場,包含周邊商品也都是針對小朋友而設計。當我到日本被告知,酷比的讀者是年輕女性與家庭主婦時,我著實在內心想,怎麼會有這麼神奇的事!



猴:2017年開始,福福好開始經營在港澳台地區的酷比發展,我們發現在港澳台的粉絲們,特別喜歡對生活、微小事情充滿好奇的酷比性格。對日常未知的好奇與驚喜感,有著難以自拔的著迷,相較於與亞洲循規蹈矩、依照規畫好路線的教育方式,酷比探索自我的世界觀截然不同。除了酷比本身討喜呆萌的可愛長相,故事內容也充滿深度與意義,關於友情、親情、忠於自我,都是會出現我們日常很平凡的考驗,大概是酷比擁有一票大人粉絲的原因吧。對我自己來說,酷比是一個很單純也很複雜、各角度都很迷人的角色!



台灣真是個會讓人少女心爆發的國家啊!


每個城市都有著自己的特色與樣貌,某些物件都會讓她想當地的氣味與溫度,希望之後也有機會可以帶著酷比再到台灣其他的城市旅行。



mine:我們知道這是歐希莉第一次來到台灣,不知道在來之前對台灣有什麼樣的想像、或是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嗎?實地造訪之後有什麼不同的印象嗎?


歐:我念藝術學校的時候對日本非常感興趣,經常會去圖書館找相關書籍、也會用flickr看別人的照片,非常有趣的是,很多我以為是日本的照片,其實是台灣!這是我第一次認識到台灣,我對於畫面中豐富的色彩相當印象深刻。這幾年去過不少亞洲城市,包含日本東京、大阪、京都,中國北京、上海與青島,其實我在出發前都會先用google的街景功能先大致了解一下這些地方,在基礎的印象當中,加入了實地的味道、聲音,就會形成非常獨特的城市印象。


在這個旅程中,我在台灣第一次吃了鼎泰豐、喝了珍珠奶茶,也去了大安森林公園散散步。我甚至還買了小籠包店的公仔鑰匙圈、當起酷比收起咖啡杯上畫有可愛咖啡豆人的杯套,筆記本裡畫著各式各樣台灣店家的吉祥物!



跟挪威相比,台灣真的多了很多這樣的可愛角色,在挪威的文化中,當你到了一定年紀,便會停止去追求這些可愛東西,所以這次來到台灣,我感覺到內心的小歐希莉被喚醒了!忍不住購入作為紀念品,也讓我發現這些小東西可以實質帶來內心的歡樂與療癒。不過等我回到挪威,就要再慢慢回歸平靜、長回大人。(笑)




mine:我們很想知道!酷比來到台灣之後也會能有一些在地化的新創作或合作嗎?


歐:當然會,無論是直接或間接的,這一趟台灣行對我來說有很多收穫與新的感受,我相信一定都會影響到我的創作。但我也必須很老實地說,因為酷比的創作方式很有機,我不太會先預設目標或架構故事內容,可能屆時要請大家在故事中找找看!


猴:在台灣,我們將酷比分為繪本與動畫兩個版本,繪本會比較貼近歐希莉的性格與企圖表達的生活涵義,動畫則是經過日本轉換過,大眾更能輕鬆理解的樣貌。不論繪本版或動畫版,兩種角度都是酷比,福福好的任務是盡可能讓各種面向的人認識到各種樣貌的酷比,用不同的溝通管道與方式,找到不一樣故事角度的愛好者。請大家敬請期待2020年,酷比跟大家Say Hello的每個見面機會喔~




歐希莉.揚森

挪威兒童繪本插畫家,出生於1978年的挪威卑爾根。


深受畫家父親的影響,從小藉由繪畫描繪出自己對世界、對森林的觀察。

生長在北歐挪威的歐希莉,喜歡大自然,喜歡蒐集各式各樣的樹枝、樹根,

並且會為蒐集起來的樹枝等東西,一一描繪素描,紀錄自己的收藏。


長大後,歐希莉進入挪威卑爾根國立藝術學院設計系學習設計,並曾在當地的管弦樂隊工作了十年。歐希莉以自身的生長環境-北歐挪威的大自然作為養分,創作出繪本主角「酷比 KUBBE」樸素又溫暖的世界觀。

★ 在挪威語中「KUBBE」代表了樹幹的意思。


洪佳祺/小猴

Foufou Bunny瘋狂邦妮的創作者,福福好公司的創意長。

以設計門外漢之姿成立獨立創意品牌瘋狂福福兔,以原創角色Foufou Bunny與其故事發展內容、設計產品、販售企劃與銷售策略。


出生台灣台北,暱稱洪小猴。2006-2016之間,參與上百場國內外市集與展售活動。2008年出版圖文書「帶著邦妮跑市集」、2012年前往英國倫敦與當地藝術機構London Print Work Trust進行聯合創作。觸角遍佈文創、插畫、玩具、授權等領域。


★Foufou,在法文意指那些瘋瘋癲癲的人們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後記:歐希莉結束了台灣一連串的交流行程,將Foufou Bunny帶回了遠在世界另一端的挪威家中紀念。邦妮呆傻舒適的模樣與酷比創作者的生活環境毫無違和,看來可以成為不錯的朋友呢~